回首頁
首頁儒學資源古代經典元代經典禮記集說

元代經典

  • 推至twitter
  • 推至plurk
  • 推至facebook
  • 列印
  • 字型縮小
  • 字型放大
禮記集說
禮記集說
  • 編著:陳澔
  • 內容介紹
  • 作者簡介
《禮記集說》是元代儒者陳澔所流傳下來的唯一一本專書。由於宋儒衛湜(音「時」)也編有《禮記集說》,兩書同名,所以各家目錄中,有將陳澔《禮記集說》之名改稱為《陳氏禮記集說》(如《景印摛藻堂四庫全書薈要》),或是《雲莊禮記集說》(如《四庫全書總目》),以與衛湜《禮記集說》有所區分。

一般來說,陳澔《禮記集說》有「十卷本」、「十六卷本」和「三十卷本」三個不同的版本系統。依劉千惠《陳澔《禮記集說》之研究》(臺北市: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,2008年)的考察,由於中國國內的「三十卷本」版本,應該是明人由「《禮記集說大全》三十卷」中所摘錄而出的;而所謂的「十卷本《禮記集說》」,則是書商將「三十卷本《禮記集說》」合併刊刻後,才出現的版本。所以,透過這樣的比對,我們可以知道《禮記集說》最早的版本應該是「十六卷本」的版本才對。研究者若欲閱讀《禮記集說》,當以「十六卷本」為主,旁參「三十卷本」和「十卷本」為輔,應較為理想。

雖說不管是哪一個版本的《禮記集說》,書前有陳澔自己所寫的〈序〉。不過,在「十六卷本」的〈序〉中,則保留陳澔註明此〈序〉作於元英宗至治二年(1322)的資訊。由此可知,《禮記集說》大概於至治二年前後撰成。且在這篇〈序〉中,陳澔一方面表現出他承襲朱子「以《儀禮》為經,以《禮記》為傳」的學術主張,另一方面也點出他「欲以坦明之說,使初學讀之,即了其義」的寫作取向。因此,陳澔即盡可能以淺近之言,廣採各家之說來進行註解的工作。

依照劉千惠的統計,除了漢、唐的鄭玄《注》和孔穎達《疏》外,陳澔或詳或略地,共引用自程顥、張載、朱子、象山以下共三十家的說法。陳澔不僅在《禮記集說》中發揮出他反對以讖緯解《禮》的《禮》學主張,也對經文和傳文中部分不甚通順的文句或義理,提出是否有錯簡而導致與聖人本意相違的質疑和修訂。前文已經提過,陳澔此書基本上是依朱子《禮》學的觀點而作。由於以朱子學為中心的各經傳、注,自元仁宗皇慶二年(1313)以後,便成為科舉考試的定本。所以到明成祖永樂年間時,陳澔《禮記集說》便因它的淺近易讀和朱學立場,被收入到朝廷頒行《五經大全》裡,成為科考定本。而朝鮮立國,本來就多仿中國文制,後來《禮記集說》也隨著《五經大全》的傳播,在朝鮮亦成為士子人人必讀之書。《禮記集說》後來能夠取得這麼大的影響,這恐怕也是陳澔所始料未及的吧!

不過,就如同四庫館臣所提出的,《禮記集說》最大的問題,就在於「不知禮制當有證據,禮意當有發明」。像這樣的指謫,一方面當然是出於陳澔學識上的不足或認知錯誤所導致的註解錯漏,另一方面也是陳澔特意採用過於淺近的注解態度和格式,所必然產生的弊病。這點在今天也是一樣的。若要勉強打個比方,《禮記集說》所遇到的難處,就像是拿國中、高中的單科參考書去當研究所入學考試專業科目的必讀教材,甚至是標準答案一樣,怎麼說都不恰當。因為不管是哪一個領域,文、法、商科也好、理、工、農、醫科也罷,專門研究論著所必須關照的深度和面向,畢竟與入門推廣的普及著作不一樣。只是,《禮記集說》既為「科考定本」的「官方權威」所限,學者不管再怎麼不滿,也不能任意予以抽換。所以,不管是在中國或是朝鮮,都有學者在名物訓詁、禮制和思想發揮等層面上,對《禮記集說》展開修訂或補正,希望能盡可能補救其偏失。雖然《禮記集說》有如上這些缺點,但還是保留了許多宋、元學者的《禮》說,具有相當的文獻價值。

最後,關於《禮記集說》的取得,我們一開始所提到的「十六卷本《禮記集說》」,可以參照現收藏於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圖書館善本書室的,明正統十二年(1447)司禮監本;而明永樂年間頒行的《禮記集說大全》,即是「《禮記集說》三十卷本」。至於「十卷本」的《禮記集說》,則收於《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》第121冊,頁679-1016。不久前,南通大學文學院教授萬久富率領研究生團隊,便是以「十卷本」系統的《四庫全書》本為底本,來點校整理《禮記集說》(南京市:鳳凰出版社,2010年)。這個本子雖然沒有援引「十六卷本」作為參校,全書也全以簡體字排印,但只要注意部分標點問題和正體字和簡體字的轉換差異,仍是值得參看。

撰稿人:江俊億
返回頂端